More about Elsa Chinese

_dsc2867
查欣说,她看到了 RIE™ 创始人Magda Gerber的一本书,在儿子出生后就开始去参加亲子指导班。

“随着我对这种方法的不断了解,将其运用到儿子身上,看到了很好的效果,所以我做出了转变。我能看到用尊重的态度和孩子说话,让他参与日常照料过程后孩子的变化。

“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,查欣补充道,”我阅读更多关于这种方法的资料,并从匈牙利的艾米·皮克勒(Emmi Pikler)医生那里了解到它的起源。那是我第一次去布达佩斯参加座谈会,那时我的儿子才三岁。直到现在我还会定期回去。” 

查欣曾受邀去过超过12个国家,在150个国家和国际会议及研讨会上发表演讲,给世界各地的专业人士和学者讲述“以尊重的态度照顾婴儿”,她还与皮克勒的女儿、89岁的安娜·塔尔多斯(Anna Tardos)合著了《在爱的手中》,讲述生活在儿童之家中的儿童的权利。

在2013年,她当选为 Pikler/Loczy 的总裁(自2004年起,她成为董事会的创始成员),查欣解释说,这个非营利性组织的初衷是支持Pikler®研究所,俗称Loczy,正是Pikler®研究所在位于匈牙利的街道名称。 Pikler/Loczy的总裁(自2004年起,她成为董事会的创始成员),查欣解释说,这个非营利性组织的初衷是支持Pikler®研究所,俗称Loczy,正是Pikler®研究所在位于匈牙利的街道名称。 

“这里以前是一家孤儿院,”查欣说,”因为缺乏资金,所以处于危机状态。我非常了解皮克勒自1946年以来所做的所有工作,我相信帮助它继续开放和筹集资金是很重要的,这是我们成立Pikler USA的初衷。

“现在研究所是一个日托中心,也是一个研究和培训机构,目的是分享艾米·皮克勒(Emmi Pikler)医生的工作–她的理论、她的方法、她的信念–并能让全世界都能了解这些。” 

查欣补充说,当匈牙利还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时,欧洲以外的人很少知道皮克勒®。”当时没有今天这么被人熟知。我认为以这种方式与婴儿分享可以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,这是我的主要动力。”

除了她的Pikler®工作,查欣还是Seven Arrows小学舞蹈部的负责人,她从2005年开始在 Seven Arrows小学任教,学校鼓励家长与学生分享自己的才能。

“我告诉校长,我以前是一名职业芭蕾舞演员,”查欣回忆说,”我也是来自墨西哥。我知道他们有一个墨西哥的节日,便询问她愿不愿意让我参加。”

查欣不仅创造了那个节日的庆祝活动及其他许多节日,还制作了她自己的编舞,这些编舞曾在学校音乐会中出现,包括为Día de los Muertos制作的舞蹈,以及一个冬季节目中阿尔文·艾莉(Alvin Ailey)的标志性作品”启示Revelations “。

“这标志着我的舞蹈生涯有了新的开始,因为,”查欣停顿了一下,笑着说,”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。我很庆幸自己有这个机会学习如何以一种尊重的方式与孩子们相处–不强迫他们的身体–因为我是一个不一样的舞蹈老师。

“我邀请孩子们跳舞,挖掘他们内心的快乐。”她阐述道。”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探索舞蹈和音乐的可能性,而不是用你认为”应该”的方式。”

查欣说,通过给孩子们一个自由表达的渠道,她要求他们一起编舞。渐渐地,我开始不断调整我的教学技巧,发现,哇,孩子们喜欢参与。他们有很好的想法。何不邀请他们,真正看看这次合作能带来什么。

“也许他们以前从来没有上过舞蹈课,但他们能够感受到音乐的魅力。而通过感受他们身体里的音乐,身体告诉他们如何移动,我想这是孩子成长过程中不该干涉的事。”

在过去的16年里,查欣还在加州瓦茨的 Sheenway学校和文化中心义务担任导师、舞蹈老师和编舞,她继续坚持格洛丽亚-康特雷拉斯(Gloria Contreras)的话:”艺术可以拯救世界”。

查欣指出,社会经济弱势的孩子,成长环境中缺失关爱的孩子,都有能力与音乐建立联系,并且提高自我认同感。”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有自我认同感,因为很多愤怒和负面情绪,我们并没有排解的途径。

“但如果能让身体动起来,并且把它排解出来,这样可以迅速把你的状态转变得更积极。让这些孩子们接触古典音乐,感受古典音乐与心跳之间的联系,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。本质上,我们在子宫里的与世界的第一个联系就是运动。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无论孩子们来自什么样的生活阶层,他们都能很容易地与音乐和舞蹈产生连接。”

查欣在圣母大学(Notre Dame University)获得了非营利领导力及募资策略的高管证书,她还致力于感官意识和心智领域。自2004年起在柏林和布达佩斯跟随尤特-斯特鲁布(Ute Strub)学习,斯特鲁布是一位物理治疗师和儿童早期教育讲师,也是皮克勒®的高级导师,查欣还与这位87岁的德国老人合著了一本书,因为她说她想与更多的人分享斯特鲁布(Ute Strub)的理念。

“尤特(Ute Strub)会想出一些和孩子有关的东西,比如,给孩子洗手时要温柔地对待他们。我可以给你列一个书单,告诉你为什么要温柔,这些信息会留在你的脑海里,但尤特所做的就是把这种对孩子温柔的想法移植到身体上。

“当身体感受到时,大脑和身体就会产生联系,这些感受就会真正成为你自己的。”

查欣也认为这种思维方式与她自己的舞蹈背景不谋而合,但你也许也会疑惑,与斯特鲁布(Ute Strub)和塔尔多斯(Anna Tardos)等年长的女性共事有什么吸引力?

“我的大多数朋友都年事已高,我认为智慧是随着年龄增长的。我爱变老。当人们问我多大年纪时,我说, ‘我52岁了,这让我离100岁的目标又近了一年。“这些前辈在这个世界上走过,经历过挣扎并战胜了生活,我能够与她们一起共事,这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。”

“因为时间是我们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,” 她补充说, “对于一个人来说,分享他们的时间,他们就等于把整个生命都奉献给了你。”能够从这些女性身上学习,不是从一本书上,也不是从任何虚拟的东西上,而是她们手把手地教我,并且从她们的故事中学习,她们愿意在我身上投资,分享她们的知识,这是一种巨大的荣幸。”

现在还经常参加舞蹈和瑜伽课程的查欣,也在和世界各地的人们分享她的知识。她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,明年将受邀在中国、沙地阿拉伯和澳大利亚的会议上发言,并在加州、佛罗里达州和俄克拉荷马州举办RIE®和Pikler®培训课程。她还被墨西哥的一家孤儿院邀请做专业的婴幼儿照料培训,同时也在考虑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机会。

这对她来说很好,因为查欣说,在长途飞行时,她既能放松身心,也能做大量工作。“飞机是多么神奇的东西,你进来,坐下,系上安全带,12个小时后你就到了另一个国家。让我在很热爱工作的原因是,我真的很享受我正在做的事情。我非常幸运,我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并能以这种方式过我的人生。”

贯穿其中的是查欣的人生哲学:激励他人成为最好的自己。”我认为我们都可以并且都有成为更好的自己的潜力,而不是一直待在舒适区里。如果我能够激励他人,就会让我的人生变得有价值。”

查欣说她想知识的传播者,她认为生活对她来说是有目标的。“我不是在寻找机会去发现目标,而是活在当下。”

“我一直走在这条路上,我只是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着,面前没有什么巨大的目标,只是如果我能够改变一个孩子的生活,那么蝴蝶效应就开始了。谁知道呢,”查欣眼睛一亮,又说:”也许世界和平是可能的。我愿意相信它是。”

她和家人住在加州。

作者:Victoria Looseleaf